編者按:全國政協委員、北京浙江企業商會會長、銀泰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沈國軍日前接受《人民日報》采訪,充分肯定機構改革成效。以下為3月15日《人民日報》報道全文。

 

更精簡 更高效

——代表委員充分肯定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成效
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作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去年全國人代會上,《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審議通過。隨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公布。一年來,中央和國家機關機構改革已經落實到位,地方黨政機構改革正穩步推進。

 

代表委員表示,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深刻變革,充分體現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歷史擔當和全面深化改革的深謀遠慮,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了有力制度保障。一年來,改革紅利不斷釋放,群眾的獲得感不斷提升。

 

改革穩步推進

 

2018年4月,新組建的文化和旅游部正式掛牌,進一步推動文化事業、文化產業和旅游業融合發展。“去年,我國進入了文旅市場高速發展的新階段。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實現旅游總收入5.97萬億元,同比增長10.5%。”北京希肯琵雅國際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安庭委員說,“文旅高度結合,產業相得益彰,為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動力。”

 

這次機構改革堅持優化協同高效原則,改革機構設置,優化職能配置,堅持一類事項原則上由一個部門統籌,一件事情原則上由一個部門負責,積極構建系統完備、科學規范、運行高效的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改革后,中央和國家機關進一步精簡優化,地方改革后的黨政機構也更為精簡。

 

各地根據自身特點和發展需要,設置了一些新部門,培育發展新動能。例如,海南省重新組建省生態環境廳,建立大環保管理體制;廣東省組建了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

 

“新機構所構建的大環保體系,形成了海南環保的大合力。”海南省生態環境廳廳長鄧小剛代表說,組建省生態環境廳后,形成一個拳頭發力的局面,解決了生態環境多頭管理、權責不清、部分領域權責缺失等問題。

 

“這次機構改革是一場系統性、整體性、重構性的變革。”山東省東營市委書記李寬端代表介紹,為了更好地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東營市因地制宜設置了市海洋發展和漁業局、市投資促進局、市油地校融合發展辦公室3個機構。

 

改革紅利不斷釋放

 

隨著機構改革的推進,各部門職能更加優化、權責更加協同、運行更加高效,機構改革的紅利不斷釋放。

 

銀泰集團董事長沈國軍委員表示,機構改革以后,很多地方都為企業提供了更加便利的審批服務,建立起一站式審批窗口或類似的綠色通道,尤其是浙江省倡導“最多跑一次”,逐漸成為政府服務的標配。

 

沈國軍認為,機構改革還大大增強了政府的服務意識。去年,浙商總會、甬商總會先后牽頭成立了之江新實業、甬商實業兩家大型實業投資平臺。從發起籌建到落地運營,再到成立紓困基金和發展基金,都是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指導下實現的。

 

簡政放權,機構精簡了,服務效能提升。寧夏銀川市在此輪黨政機構改革中,合并減少29個部門的內設機構35個,精簡8.5%。銀川市市長楊玉經代表介紹,當地政府大幅整合歸并相似相近職責,“比如新組建的自然資源局,突出‘多規合一’,國土、規劃、林業全面整合,確保資源能源管理統一、調度有力。”

 

海南省發改委主任符宣朝代表說,“隨著中央賦予海南建設自貿區(港)新的使命,海南以‘極簡審批’不斷推動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等方面的探索創新,在事中事后監管和服務中力求做好‘簡’字文章。”

 

云南省臨滄市則把深化機構改革同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結合起來,充分向基層放權,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和直接服務民生的公共事業部門改革。臨滄市市長張之政代表說:“受理環節簡化、辦理流程優化、辦理時限縮短,審批服務的效率大大提升。”